<nav id="ox9en"><p id="ox9en"></p></nav>

      1. <th id="ox9en"></th>
        1. 會員登錄|會員注冊 2021年7月6日 星期二

          圣窖酒業聯姻眾興菌業疑云

          江蘇商人劉見,10年前在茅臺鎮投資設立貴州茅臺(2062.990, 0.99, 0.05%)鎮圣窖酒業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圣窖酒業”),欲打造一個新的醬酒品牌,沿著醬酒產業鏈四處出擊,從上游工廠一路布局到酒水交易平臺;雖然左沖右突,但圣窖酒業沒能在茅臺鎮脫穎而出。

          圣窖酒業聯姻眾興菌業(15.230, -1.19, -7.25%)疑云

          作者: 李文 胡軍華

          江蘇商人劉見,10年前在茅臺鎮投資設立貴州茅臺(2062.990, 0.99, 0.05%)鎮圣窖酒業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圣窖酒業”),欲打造一個新的醬酒品牌,沿著醬酒產業鏈四處出擊,從上游工廠一路布局到酒水交易平臺;雖然左沖右突,但圣窖酒業沒能在茅臺鎮脫穎而出。

          而過去一年,圣窖酒業突然走上了一條快速成名之路,先后傳出與兩家上市公司的聯姻消息,讓眾興菌業(002772.SZ)罕見實現六連板。

          而且旁觀者發現,即便圣窖酒業與眾興菌業交易告吹,圣窖酒業的聲名與影響力已經站上新臺階,誰也拿不走。

          迅速躥紅的圣窖酒業讓旁觀者生出許多疑問。言之鑿鑿要去香港上市的圣窖酒業為什么改旗易幟投向A股懷抱?圣窖酒業為什么選擇與酒水毫不沾邊的業外公司?如果要找金主,為什么一再選擇小盤子的A股上市公司?

          雄心萬丈,收入拮據

          圣窖酒業官網的一段介紹透露了其愿景:公司隸屬于中國新飛天酒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將隨集團公司在香港主板整體上市。

          作為佐證,記者發現在2018年9月舉行的“中渝酒交中心‘供應鏈平臺’推介會暨圣窖股份2020上市說明會”上,有一段文字稱:為了加快圣窖酒業的發展,中國新飛天酒業集團計劃于2020年在香港主板上市。中國新飛天酒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是2017年11月16日注冊于香港的一家企業。而中國新飛天酒業集團董事長劉見,同時也是貴州茅臺鎮圣窖酒業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

          第一財經記者查詢愛企查發現,劉見作為高管、股東、法定代表人的相關公司有十余家,既有圣窖酒業這樣的生產企業,也包括仁懷市皓輝收儲有限公司和中渝國際酒業交易中心有限公司等,貫穿了酒水產業鏈生產、收儲、交易等上下游環節。

          在圣窖酒業上海體驗店里,陳列柜上有兩句大字題詞:讓茅臺醬酒走進平常人家,使老百姓(52.900, -0.63, -1.18%)喝得起健康好酒。

          圣窖酒業有雄心,這也意味著需要大量的投資。

          此前行業內曾估算,茅臺產區1萬噸醬酒的基建+生產儲存需要的成本達30億元。

          劉見收購圣窖酒業后曾進行了4次增資,最大規模的一次是在2018年12月29日,將注冊資本增加至14400萬元,實收資本從600萬元增加至14400萬元,其中劉見以實物(酒類資產)認繳注冊資本13730.50萬元。

          2018年12月21日上海仟一資產評估有限公司出具《劉見先生委托酒類資產實物出資項目評估報告》(滬仟一評報字(2018)第Z570號),確認股東劉見委估酒類資產的評估值為19465.18萬元。

          建酒廠只是萬里長征走完第一步,要把品牌打響需要各種營銷,需要建渠道,花錢的項目一個接著一個。

          全產業鏈布局意味著加速燒錢。

          收入卻并不給力。企查查數據顯示,2013年到2016年,圣窖酒業的營業總收入為0.43萬元、19.43萬元、22萬元、4.41萬元,2017年開始選擇不再公示。

          根據園城黃金和眾興菌業公布的圣窖酒業的最新經營數據,2018年、2019年、2020年,圣窖酒業的營收分別為81.09萬元、2833.12萬元、5739.64萬元。2021年一季度,圣窖酒業收入1575萬元。

          可以看到,2019年圣窖酒業的營收與2018年相比暴增30倍以上,這樣的增速令人瞠目結舌。即便業績暴增,2020年和2021年一季度圣窖酒業的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凈額僅為421.13萬元和16.68萬元。

          根據聯交所香港主板市場上市要求,對企業的盈利和收入規模有明確的最低門檻,而從已公布的圣窖酒業的收入情況看,要實現上市難度不小。

          圣窖酒業缺錢并不是秘密,去年園城黃金披露收購預案時公告稱:隨著銷售規模的擴大,標的公司(圣窖酒業,記者注)基酒存儲、產能擴張、新品研發和營銷網絡拓展等業務領域都需要投入大量資金,而目前標的公司的資金來源主要是銀行貸款和自有資金,融資數額有限,融資渠道較為單一。

          “找個有錢人嫁了”,是圣窖酒業的現實選擇。

          只愛陌生人

          飛天茅臺酒和股票都一飛沖天后,醬酒日益升溫,越來越多的業外資本開始關注醬酒企業,市場上不斷傳出醬酒企業被收購的消息,一張醬酒生產許可證甚至炒高至近2000萬元。

          第一財經此前報道,圣窖酒業雖然沒有脫穎而出,產能規模在茅臺鎮仍算中大型酒廠,在2021年初一份非官方的醬酒企業排名中,其位列茅臺鎮酒企第79名。

          圣窖酒業要嫁人,并非沒得挑,但是圣窖酒業的選擇也令人大跌眼鏡。去年曝光的園城黃金,主要從事金礦托管業務和貿易,與圣窖酒業的主營業務八竿子打不著,太多說不清道不明的問題,最終無疾而終。

          此次要收購圣窖酒業的眾興菌業,主營金針菇,雖然可以做白酒的下酒菜,但是研發、生產、銷售彼此格格不入,難以產生合力。

          而且,圣窖酒業前后兩度牽手的對象都是A股小盤子公司。6月28日收市,即便創紀錄實現六連板,眾興菌業市值只有57億元;而去年欲收購圣窖酒業的園城黃金現在已變成“*ST園城(4.580, 0.00, 0.00%)”,市值只有10億元出頭。

          A股數千家上市公司,比眾興菌業、*ST園城有錢的比比皆是。

          圣窖酒業急于嫁給行業外上市公司而且是中小型上市公司的做法耐人尋味。

          白酒分析師蔡學飛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圣窖股份連續出售的背后,或是所有人急于套現?,F在茅臺鎮的酒企正進入高位套現的窗口期,特別是目前茅臺鎮的土地十分緊缺,資本又很活躍,很多茅臺鎮本地的酒企前期都有大量的基礎設施投入,并且每年投糧釀造成本也是一項沉重的經濟負擔,高位變現或更現實。

          一些分析人士對于眾興菌業收購一家如此規模的醬酒企業的前景并不看好。

          雖然當下國內醬酒不斷升溫,但從企業規模和品牌知名度上看,圣窖酒業在行業中并不算“頭部”。

          醬酒專家權圖此前在行業論壇上表示,醬酒的發展模式會和濃香型接近,最終市場會走向集中化、品牌化。目前醬酒行業品牌已經形成“1+2+8+N”的陣容體系,三年后部分競爭性市場即將出現,品牌集中度已經出現,未來這一千家醬酒企業一定會減少到一百家,一百家主流的醬酒企業可能會減少到十家,品牌是醬酒下半場最大的競爭要素。沒有能力做品牌的企業一定會在未來八到十年之內被淘汰掉。

          而香頌資本執行董事沈萌也告訴第一財經記者,白酒行業目前在國內的格局基本固化,業外的中小型上市公司想通過跨界做好白酒業務,難度非常大,況且本身標的公司缺乏成長的空間。

          在沈萌看來,或許圣窖酒業如此受歡迎還有其他方面的可能性,如果是為了蹭經久不衰的白酒熱度,在二級市場炒股價,或許還有機會;此外,也不排除炒作股價之外,還有一些借著收購進行的利益交易的可能性。

          無論外界怎么看,眾興菌業頗有自知之明,明確了這樁交易如果成功,自己只是扮演金主的角色,其在公告中聲稱:根據計劃,眾興菌業收購完成后將不再派去成熟的白酒行業人才(包括生產技術人員和銷售人員等),只派出有關管理人員,整個生產經營將繼續沿用圣窖酒業原有的生產團隊和銷售團隊。業務整合方面,眾興菌業一方面將加強在業務體系、組織結構及管理流程等方面的整合,完全按照上市公司的要求規范運作;另一方面將加大對圣窖酒業的資金支持力度,確保其已經政府批準的擴產項目盡快實施完畢并投產。

          下一篇:每日優鮮“先割為凈” 叮咚買菜臉都綠了
          五月天黄色网站,欧美日韩,最新国自产拍在线播放,久热香蕉在线视频免费,在线看亚洲十八禁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