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ox9en"><p id="ox9en"></p></nav>

      1. <th id="ox9en"></th>
        1. 會員登錄|會員注冊 2021年6月30日 星期三

          每日優鮮“先割為凈” 叮咚買菜臉都綠了

          卻沒想到反被寶庫操控。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互聯網賣菜的和寶庫都是渣男。

          卻沒想到反被寶庫操控。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互聯網賣菜的和寶庫都是渣男。

          雖然斯基們見過了各種各樣割韭菜的方法,但是每日優鮮的割法還是讓我們眼前一亮。

          想必大多數人都已經聽說了,咱們就簡單說說。

          每日優鮮和老虎證券、富途證券搞了個活動,APP內充值100塊可以額外中簽20股。

          以13美元的發行價計算,每日優鮮上市第一天收盤價為9.66美元,第二天收盤價為8.84美元。

          兩天暴跌32%,股民在每日優鮮APP里充值100元,額外中簽20股,多虧530元(83.2美元),一個月菜錢就這么沒了。

          當然,更令人心疼的還是要數青島國資,每日優鮮F輪融資他們花了20億人民幣,還送產業園。

          當時每日優鮮估值30億美元,如今暴跌兩天,市值只剩下20.81億美元。

          青島國資這次投資之旅半年暴虧30%左右。

          本來看著合肥在蔚來吃肉,青島也想玩一把股權投資,沒想到自己成為了那塊最大的肉。

          當然這些都是結果,每日優鮮的上市背后,其實還藏著一盤大棋。

          互聯網買菜雖然優惠券都發得千篇一律,但是商業模式還是有些細微的差別。

          差別的核心在于——有沒有線下店。

          有線下店的以馬老師的盒馬為代表。

          沒線下店但是有倉庫的以每日優鮮和叮咚買菜為代表。

          至于去年火起來的社區團購,既沒線下店又沒倉庫,就是得第二天才能到貨。

          每日優鮮這盤大棋的目標就是死對頭——叮咚買菜。

          建倉庫賣菜這個事情是每日優鮮首創,面對首創的東西,我們除了要給予尊重和理解外,還要想另外一個事情,為什么別人都沒這么干?

          換句話說,建倉庫賣菜,它能掙錢嗎?

          線下店雖然租金貴,但是線下店有一個很重要的優勢:引流,在盒馬還能賣賣海鮮熟食,賺個加工費。

          建倉庫是省租金,但是你再省,你有菜市場省嗎?

          無論互聯網電商怎么發達,逛菜市場的人總是絡繹不絕。

          便宜,新鮮,看得見,買得放心。

          而倉庫賣菜面臨著一個天然的困難:大街上看不到的倉庫,流量從哪里來。

          他們共同的答案是——優惠券。

          多年來,每日優鮮曾經長時間靠下載APP就送滿99減80的優惠券續命。

          當然你懂的,為了不虧太多,每日優鮮上賣的東西價格也并不便宜。

          正因為流量太貴,所以每日優鮮連股民都不想放過,用盡各種辦法吸引流量。

          創業7年來,什么火每日優鮮就去做什么。

          無人貨架火了,每日優鮮開了個無人便利店——每日優鮮便利購。

          社交電商火了,每日優鮮就開了一個每日一淘。

          社區團購火了,每日優鮮又弄了個每日拼拼。

          雖然這些風口實際上并不能給每日優鮮帶來便宜的客源,但是至少可以讓金主爸爸們覺得每日優鮮依然有故事可講。

          2017年,蹭著風口講故事的做法一路把每日優鮮送上了倉庫賣菜第一名的位子。

          這個時候,投資人們以為戰爭已經結束了,因為倉庫賣菜不掙錢,別人再燒錢來爭根本沒意義啊。

          結果還真來了個頭鐵的,2017年,殺出了一個叮咚買菜。

          接下來,就是一個我們無比熟悉的,比誰更能虧錢的故事了。

          每日優鮮2014年創立于北京,叮咚買菜2017年創立于上海。

          雖然每年都在虧錢,但是叮咚買菜比每日優鮮少虧了三年。

          靠著這種后發優勢,叮咚買菜以更兇猛的地推(下載APP送雞蛋)、更兇猛的優惠,強勢擠占每日優鮮的市場。

          2019年這場戰爭進入白熱化。

          2019年每日優鮮的凈虧損額高達29.09億元,而叮咚買菜凈虧損額為20億元。

          2019年,每日優鮮還有雄心壯志要與叮咚買菜一戰。

          在叮咚買菜的大本營上海,每日優鮮當年曾宣布將投入10億元,拿下“市場絕對第一”,CEO徐正還親自到上海視察、盯項目。

          但是兩年過去了,叮咚買菜在上海的倉庫有400個,而每日優鮮的上海倉庫只有114個。

          早在2020年,每日優鮮已經擺出了躺平的姿態。

          據媒體2019年報道,每日優鮮在全國范圍內前置倉數量已經超過1500個。但截至2021年3月31日,其前置倉僅有631個,2020年每日優鮮的倉庫數量銳減。

          2020年疫情爆發,本來是線上流量的爆發之年,每日優鮮卻只虧(燒)了16.5億元,同期叮咚買菜虧損高達35億元。

          所以2020年,叮咚買菜總銷售額一舉超過每日優鮮,成為倉庫賣菜的老大。

          2019年每日優鮮、叮咚買菜全年營收分別為60.014億元、38.801億元。2020年靠著疫情期間強勢補貼,叮咚買菜全面反超,兩家營收則變成了61.304億元、113.358億元。

          但要是以為每日優鮮就這么認輸了,話就說得有點早。

          張無忌學的九陽真經口訣里寫道:他強任他強,清風拂山崗。

          叮咚買菜再兇,它能盈利嗎?它能讓金主爸爸賺到錢嗎?

          接下來就是每日優鮮一招制敵的時刻。

          每年都在虧錢的每日優鮮面臨兩大問題:

          第一,自己要到哪里籌錢繼續虧下去;

          第二,如何讓投資自己的金主爸爸們見到回頭錢。

          那就只有一個路子——上市。

          顯然,叮咚買菜也是這么想的。

          6月9日凌晨,每日優鮮和叮咚買菜同時提交招股書,分別計劃在納斯達克和紐交所上市,兩者遞交招股書的時間只差40分鐘。

          6月22日,雙方又在同一天更新了招股書。

          每個風口都可以看作一塊韭菜試驗田。

          韭菜就這么多,比的就是誰先割。

          每日優鮮創立得早,所以融到了更多的資金。

          這一次上市,每日優鮮同樣要比叮咚買菜更早。

          于是每日優鮮開始搶跑了。

          6月23日,每日優鮮臨時決定,上市提前到6月25日,叮咚買菜則維持在6月29日原計劃上市。

          媒體評論每日優鮮要奪下中國生鮮電商第一股。

          換句話說,每日優鮮要先割了。

          于是就出現了神奇的一幕,每日優鮮口口聲聲說資金已經提前募集完了,卻還要給中簽的散戶額外再送10~20股。

          誰中簽誰倒霉。

          現在每日優鮮上市第一天跌25.69%,第二天跌8.49%。

          雖然股票一直跌,但是該割的韭菜已經割完了,該退出的大佬也已經退出了,沒跑的人只能怪自己倒霉。

          我相信現在最難受的應該是叮咚買菜。

          就在昨天,叮咚買菜將這次美國上市的IPO規模削減至之前的四分之一,以前計劃募集3.57億美元,現在卻只要9440萬美元資金。

          換句話說,就是沒人敢投了。

          先胖不是胖,后胖壓塌炕。

          每日優鮮給叮咚買菜挖的坑它還沒跳完。

          6月29日,叮咚買菜美股上市。

          每日優鮮第一天跌了25.69%,等待叮咚買菜的很有可能是另一處懸崖。

          就是可惜,要是這些金主爸爸們經此一役幡然醒悟,不再燒錢了,寶庫就再也沒有優惠券薅了。

          所以每日優鮮挺住,叮咚買菜挺住,寶庫需要你們。

          下一篇:大連圣亞換屆 國資大股東全軍覆沒
          五月天黄色网站,欧美日韩,最新国自产拍在线播放,久热香蕉在线视频免费,在线看亚洲十八禁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