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ox9en"><p id="ox9en"></p></nav>

      1. <th id="ox9en"></th>
        1. 會員登錄|會員注冊 2021年7月18日 星期日

          益客食品:因有充分理由懷疑數據真實性而值得特別留意的農業企業

          ?除存貨數據真實性有很大疑問外,益客食品存在的供應商及客戶存在關聯交易、同一對象既是客戶也是供應商以及供應商和客戶存在大量自然人等情況,客觀上給公司提供了較大的財務造假空間,類似當年的藍田股份和萬福生科,值得特別留意。

          3月25日,江蘇益客食品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下稱“益客食品”)創業板IPO成功過會,距離上市更進一步。據深交所官網披露,益客食品IPO申請于2020年7月2日獲得受理,12月3日獲深交所問詢。本次IPO擬募資10.61億元,用于肉鴨屠宰線建設項目、調熟制品建設項目及禽肉熟食項目及補充流動資金。

          招股書顯示,益客食品系中國大型禽類食品龍頭企業。報告期內,公司主營業務范圍主要覆蓋肉禽行業產業鏈多個環節,主要包括四大板塊:禽類屠宰及加工、飼料生產及銷售、商品代禽苗孵化及銷售,以及熟食及調理品的生產與銷售。

          2017-2019年,益客食品營業收入分別為75.21億元、99.05億元、155.54億元,實現歸母凈利潤分別為0.79億元、1.59億元、3.76億元。2019年業績爆發的原因是,當年雞肉價格受周期影響而暴漲。但2020年,公司營業收入和歸母凈利潤分別為143.92億元和1.44億元,同比下降分別7.47%和61.67%。

          2021年一季度,益客食品預計營業收入為33億-35億元,同比增長9.76%-16.41%,歸母凈利潤為3500萬-4100萬元,同比變動幅度分別為-37.30%至-26.55%,利潤增速持續負增長。通過閱讀招股書發現,益客食品存貨數量與產銷量不匹配,同時公司供應商及客戶也存在大量問題,有較大的財務造假空間。

          產銷量與存貨數據存在矛盾

          正常情況下,產品期末存貨數量的變化源自于該產品產銷量的變化。產品產銷存數量關系為期末存貨數量等于期初存貨數量加上本期產量減去本期銷量??墒?,梳理益客食品的相關數據卻發現,報告期內,益客食品鴨產品和雞產品的產銷存數量并不完全滿足這一關系。

          報告期各期末,公司庫存商品明細如下表:

          可以看到,2017-2019年及2020年1-6月各期末,益客食品鴨產品的庫存數量分別為9801.17噸、8079.22噸、14980.60噸和11412.45噸,雞產品的庫存數量分別為5266.60噸、2580.69噸、3535.72噸和6140.81噸。

          報告期各期末,發出商品明細如下表:

          通過上表可知,2017-2019年及2020年1-6月各期末,益客食品鴨產品的發出商品數量分別為894.17噸、1525.93噸、692.67噸和149.63噸,雞產品的發出商品數量分別為1149.32噸、1038.86噸、1350.34噸和647.87噸。

          將上述兩項相加得出,2017-2019年及2020年1-6月各期末,益客食品鴨產品的存貨數量分別為10695.34噸、9605.15噸、15673.27噸和11562.08噸,雞產品的存貨數量分別為6415.92噸、3619.55噸、4886.06噸和6788.68噸。

          招股書顯示,報告期各期,公司鴨產品產能、產量與銷量情況如下表所示:

          如上表所示,2017-2019年及2020年1-6月各期末,益客食品鴨產品的產量分別為497513.00噸、540266.00噸、829932.69噸和394853.43噸,銷量分別為497601.30噸、556114.01噸、832483.42噸和399963.82噸。這兩項數據的差額,即為鴨產品存貨數量的理論增加額,2018年、2019年和2020年1-6月各期末分別為-15848.01噸、-2550.73噸和-5110.39噸。

          根據鴨產品的產量、銷量和存貨數量以及產銷存之間的數量關系,可計算出,2018年、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公司鴨產品期末存貨數量的理論值分別為-5152.67噸、7054.42噸和10562.88噸。與實際存貨數量9605.15噸、15673.27噸和11562.08噸相差較大。同樣的,益客食品雞產品也存在上述矛盾。

          招股書顯示,報告期各期,公司雞產品產能、產量與銷量情況如下表所示:

          2017-2019年及2020年1-6月各期末,益客食品雞產品的產量分別為311896.00噸、312062.00噸、396477.53噸和192036.76噸,銷量分別為310686.31噸、321078.15噸、392205.20噸和191774.55噸。2018年、2019年和2020年1-6月各期末,雞產品存貨數量的理論增加額分別為-9016.15噸、4272.33噸和262.21噸。

          同理可計算出,2018年、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益客食品雞產品期末存貨數量的理論值分別為-2600.23噸、7891.88噸和5148.27噸。與實際存貨數量3619.55噸、4886.06噸和6788.68噸同樣存在矛盾。這種矛盾是如何產生的,需要公司做進一步披露和解釋,否則益客食品的存貨數據真實性將存在很大疑問。

          上下游結構提供財務造假空間

          益客食品供應商及客戶存在的主要問題有三類:遮掩關聯交易、同一對象既是客戶也是供應商、供應商和客戶存在大量自然人。這三類情況的同時存在,客觀上給益客食品提供較大的財務造假空間。

          首先來看關聯交易問題。招股書顯示,2017年和2018年,東航羽絨均名列第一大客戶,2019年和2020年上半年,東航羽絨降至第二、三大客戶。企查查顯示,東航羽絨全名為江蘇東航羽絨制品有限公司,2018年3月,東航羽絨負責人由許珂田變更為張勝。許珂田為益客食品控股股東益客農牧的出資股東之一,出資比例為2.5%。東航羽絨原是益客食品控股股東益客農牧參股公司。2013年6月,東航羽絨由益客食品出資成立,持股40%,為第一大股東。益客食品將其所持東航羽絨股份于2014年3月轉讓至控股股東益客農牧。

          在益客食品2018年準備IPO之前,公司忙著與東航羽絨“撇清關系”。2017年7月,益客農牧將其所持東航羽絨股份轉讓至無關聯第三方杭州三友羽絨有限公司 。2018年7月, 東航羽絨與益客農牧的關聯關系正式終止,之后雙方之間的交易不再作為關聯交易披露。

          不知是否因為這層關系,益客食品對東航羽絨毛利率與同產品公司平均毛利率存在顯著差異。2017-2020年,益客食品對東航羽絨銷售羽絨毛利率分別為1.93%、4.02%、3.29%和4.86%;對其他客戶銷售羽絨毛利率為4.60%、-15.61%、0.76%和0.5%。公司對東航羽絨銷售毛利率明顯更高。

          有媒體報道,益客食品涉嫌隱藏與最大供應商的關聯關系。2017年至2019年,新泰市宏成畜禽養殖專業合作社穩居公司第二大供應商,2020年1-6月更是成為第一大供應商。但通過一些公開信息發現,這家新泰宏成與益客食品關聯方新泰市天信農牧發展有限公司可能為同一控制下的企業,幾乎可以被看作是同一家公司。

          新泰宏成成立于2009年11月,控股股東劉光洲持股67%,其余股東包括楊德娟。劉光洲曾持有天信農牧98%股權,并擔任執行董事、總經理,楊德娟曾持有天信農牧2%股權,并擔任監事。2016年6月,劉光洲、楊德娟退出天信農牧,不過從多個報道顯示,盡管劉光洲表面上將股權對外轉出,實際上可能仍控制著天信農牧。新泰宏成與天信農牧的聯系電話、電子郵箱均一模一樣。天信農牧很可能與新泰宏成處于同一控制下的企業。

          不僅如此,益客食品此前還存在關聯客戶益佳合作社、益田合作社。其中,益佳合作社曾在2017年位列公司第四大客戶,2016年、2017年,公司對其銷售金額分別為8277萬元和1.18億元;益田合作社與公司的銷售金額分別為0.5萬元和1680萬元。不過,同樣在益客食品IPO前,益佳合作社、益田合作社都在2018年4月進行了注銷。

          另一方面,益客食品大量客戶和供應商為同一對象。報告期內,當年/當期客戶供應商重疊數量,公司對當年/當期重疊客戶銷售鴨苗、雞苗的金額及占比,以及對當年/當期重疊供應商采購毛鴨、毛雞的金額及占比,具體情況如下表:

          可以看到,報告期內,益客食品重疊客戶供應商數量分別為865個、899個、852個和731個,銷售收入以及采購金額占比均較高。以鴨類為例,報告期內,公司向重疊客戶供應商銷售鴨苗收入占總鴨苗收入比例分別為59.13%、63.67%、80.52%和84.24%;向重疊客戶供應商采購毛鴨金額占總毛鴨采購比例分別為36.78%、60.83%、73.09%和82.33%。

          客戶和供應商重疊的情況可能會滋生利益輸送甚至財務造假。報告期各期,益客食品毛鴨、毛雞的采購價格和市場價格的對比情況如下表:

          如上表所示,公司采購毛鴨和毛雞價格普遍高于行業市場價格,這可能與大量客戶供應商重疊有關。以2019年為例,益客食品采購毛鴨和毛雞單價分別為8.16元/千克和9.81元/千克,行業市場采購價分別為7.98元/千克和9.67元/千克,每千克分別高0.18元和0.14元。2019年,公司采購毛鴨和毛雞數量分別為920251.39噸和438434.54噸,以同數量計算,益客食品采購金額比市場采購金額分別高1.66億元和0.61億元。公司為何以高于市場價格進行采購,令人不解。

          除此之外,益客食品的供應商和客戶還存在大量自然人。報告期內,公司向個人供應商采購主要原材料的不含稅金額情況如下表:

          報告期內,益客食品向個人供應商采購毛雞和毛鴨占比均在90%左右。銷售方面同樣如此,報告期各期,公司向自然人或個體工商戶銷售的收入占比約為營業收入的50%左右,且向前十大自然人客戶銷售雞、鴨產品價格高于該產品向其他客戶銷售平均價格。

          客戶和供應商為自然人或個體工商戶向來是監察的重點,于公司而言,采購銷售內控稍有遺漏,就容易出現關聯關系或其他的利益約定。對于農業企業,眼神稍微放松點,其中的數據就容易出差錯。比如藍田股份和萬福生科。它們都有著共同點:買賣的都是農產品,銷售、采購數據大,存在大量供應商或客戶是自然人,存在大量現金交易,這些因素的存在為它們后來的經營數據造假提供了極大的便利條件。因此,益客食品存在的供應商及客戶存在關聯交易、同一對象既是客戶也是供應商以及供應商和客戶存在大量自然人等情況,給公司提供了較大的財務造假空間,值得特別留意。

          下一篇:利柏特:信披內容凸現異常 帶病闖關IPO被監管質疑
          五月天黄色网站,欧美日韩,最新国自产拍在线播放,久热香蕉在线视频免费,在线看亚洲十八禁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