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ox9en"><p id="ox9en"></p></nav>

      1. <th id="ox9en"></th>
        1. 會員登錄|會員注冊 2021年7月7日 星期三

          郎酒如何從國企變為汪氏家族企業?

          郎酒如何從國企變為汪氏家族企業?負債率居高不下 53項IPO問詢引關注

          位于川黔交界處的郎酒股份再一次成為資本市場的熱點。5月28日,證監會就四川郎酒股份有限公司IPO(首次公開募股)提出了53項反饋意見,要求保薦機構廣發證券(15.760, -0.04, -0.25%)核查并披露。有關郎酒如何從國有企業變身為家族企業,以及郎酒的負債率居高不下等問題再次引起市場的高度關注。

          郎酒主營業務為“郎”牌白酒的研發、生產與銷售,主要產品有醬香、濃香及濃醬兼香型白酒。由此,郎酒與與貴州仁懷地區的茅臺、國臺以及四川本地白酒企業“六朵金花”都存在很強的競爭關系。

          這也是證監會關心的問題之一。證監會要求保薦機構必須在30天內對問題逐項落實并提供書面回復,如未能按期提交反饋意見,證監會將予以終止審查。面對證監會的“嚴刑審問”,郎酒會做出何種回應呢?《每日財報》將持續關注。

          再次IPO,家族式控股惹爭議

          這已經不是郎酒第一次申請IPO了。早在2007年,郎酒就想上市,最后因企業規模、經營業績等多項指標不滿足要求而折戟IPO。郎酒董事長汪俊林曾在2010年表示,公司在很長一段時間內不會再考慮上市。

          時光飛逝,距2007年整整過去了13年,2020年5月28日,郎酒遞交招股書再次啟動IPO。但IPO之路注定不平坦,隨著保薦機構廣發證券因違規行為被證監會處罰,郎酒也暫緩IPO。在苦苦等待一年后,郎酒迎來的卻是證監會的多達53項的問詢。

          令人關注的是,郎酒股份的前身是國企,后來通過改制成為汪俊林的家族企業。1998年,四川省古藺縣政府同意設立郎酒集團,由四川省古藺郎酒廠、四川仙潭酒廠、四川古藺制藥廠、古藺縣印刷廠共同出資。

          2001年,古藺縣政府將上述股東持有的100%郎酒集團的股權全額轉給古藺國資。2006年,古藺國資出具《關于<四川郎酒集團有限責任公司產權變動方案> 的補充說明》進行改制,寶光集團入股郎酒集團。寶光集團的股東為汪俊林和張燕夫婦,夫妻二人100%持股寶光。

          截至目前,郎酒最大的股東是四川郎酒集團有限責任公司,最終受益人是汪俊林,約占75%的份額,汪俊剛對郎酒持股約15%,張燕對寶光集團持有1%的股份,且汪俊林和汪俊剛為兄弟關系,張燕與汪俊林為夫妻關系,汪氏家族已經取得了郎酒集團的絕對控制權。如果郎酒完成IPO,那么汪氏家族的財富將會大幅度增加。

          除了汪氏家族的財富外,郎酒股東與公司是否存在內幕交易也受到市場的質疑。企查查顯示,周良驥享有郎酒1%的股份。周良驥恰恰是郎酒第一大供應商四川瀘州三溪酒廠有限公司的實控人,其持股比例為91.09%。資料顯示,2017年開始,四川瀘州三溪酒廠成為郎酒的第一大供應商,而在2016年12月,周良驥“高價”成為郎酒的自然人股東。

          此外,郎酒與汪俊剛控股的成都萬華新城發展股份有限公司也有著一定的業務往來。

          郎酒與股東之間錯綜復雜的關系讓市場懷疑其中是否涉嫌一定的利益輸送。這種家族式管理制度是否能夠帶領企業走向未來?

          股轉受益頗豐,高管薪酬遠超同行

          涉嫌利益輸送的不光業務往來,還有幾次郎酒的股權轉讓。這幾次轉股權都讓汪氏家族賺的盆滿缽滿。

          招股書顯示,2016年11月,郎酒股份發生第一次股權轉讓,萬華投資、寶光集團、郎酒集團分別與汪俊剛、汪俊林簽訂了《股權轉讓協議》,同意萬華投資將持有的2500萬股郎酒股份以2500萬元的價格轉讓給汪俊剛;寶光集團將持有的2500萬股郎酒股份以2500萬元的價格轉讓給汪俊林;郎酒集團將持有的郎酒股份5000萬股以5000萬元的價格轉讓給汪俊林。也就是說,每股轉讓的價格是1元。

          一個月后,2016年12月,郎酒集團進行了二次股權轉讓。郎酒集團以21元每股的價格將其持有的郎酒股份500萬股轉讓給周良驥、150萬股轉讓給江祖明。2017年1月,郎酒集團又以21元每股的價格將其持有的郎酒股份1428.57萬股轉讓給博裕三期、5619.04萬股轉讓給CGL、952.38萬股轉讓給APL。

          短短一月,轉讓價格相差20倍。汪氏家族兩次股轉獲益總計18.17億元。

          此外,郎酒的高管薪酬也值得關注。招股書顯示,2018年和2019年郎酒關鍵管理人員薪酬同比增幅為262.07%、60.90%,普通銷售人員漲幅分別為26.25%、8.81%,高管薪酬增幅遠高于普通銷售人員。

          媒體報道,郎酒董監高的薪酬遠高于同行,在郎酒需要通過上市募集資金補充流動資金的情況下,還要維持管理層的高薪,其意義在哪里?

          負債率居高不下,頻繁提價備受質疑

          較高的資產負債率也是郎酒備受爭議的一點。數據顯示,從2017年到2019年,郎酒合并口徑資產負債率為 67.06%、67.02%、66.06%,而2019年,茅臺、五糧液(297.480, -0.47, -0.16%)、瀘州老窖(263.740, 1.72, 0.66%)的資產負債率分別為22%、28%、32%,均遠低于郎酒。

          從具體負債看,2017年至2019年,郎酒短期借款分別為28.67億元、33.08億元、23.87億元,占各期末負債總額的比例分別為31.66%、31.52%、17.26%。

          郎酒股份解釋稱,近幾年通過負債方式大力拓展基酒產能與儲能,增加營銷投入導致負債率飆升。即便此舉是為郎酒以后的產能做準備,但是郎酒短期內的壓力可想而知。

          郎酒在招股書中也表示,在資產負債率較高的情況下,如果公司未來經營活動現金流入不及預期,對會公司的還本付息造成不利影響。

          另一方面,郎酒通過不斷的營銷“比肩”茅臺,高端產品的價格扶搖直上。媒體報道,郎酒在核心經銷商的溝通會上宣布“青花郎”未來的目標零售價為1500元/瓶,將通過三年六次提價完成。

          在競爭激烈的白酒市場,不斷提價的郎酒能否打開更多的消費市場?有媒體報道郎酒曾向經銷商壓貨以實現業績快速增長的目標。顯然,僅僅靠頻繁提價來深耕高端市場是遠遠不夠的,也不具備可持續性,沒法讓市場為之買單。

          下一篇:任澤平:流動性拐點——先苦后甜

          會員評論

          目前沒有評論

          五月天黄色网站,欧美日韩,最新国自产拍在线播放,久热香蕉在线视频免费,在线看亚洲十八禁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