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ox9en"><p id="ox9en"></p></nav>

      1. <th id="ox9en"></th>
        1. 會員登錄|會員注冊 2021年7月4日 星期日

          利柏特:信披內容凸現異常 帶病闖關IPO被監管質疑

          ?盡管已成功過會,但利柏特信披文件中仍存在異常內容,凈利潤與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差異懸殊;前后相隔僅5個月的兩次股權轉讓價格相差近10倍;股權轉讓和供應商信披更是疑點重重。帶病闖關IPO被監管質疑,結局如何只能拭目以待。

          5月6日,江蘇利柏特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利柏特”)成功過會,迎來IPO路上的重要節點。

          利柏特主要從事工業模塊設計和制造及工程服務。利柏特此次IPO擬募集資金合計9.27億元,其中2.6億元用于模塊制造及管道預制件項目,1.64億元用于專用模塊生產線技改項目,3.54億元用于佘山基地項目,1.50億元則用于補充流動資金。

          盡管利柏特已成功過會,但其經營中仍存在一些令市場質疑的問題:凈利潤與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差異“懸殊”,成立以來的股權轉讓仍“疑點”重重,主要供應商中不僅有成立不久的公司扎堆出現,還有曾為利柏特股東控股的公司。

          凈利潤與現金流差距懸殊

          2017-2019年及2020年1-6月(下稱“報告期”),利柏特實現營業收入105964.90萬元、141361.43萬元、148248.34萬元及58451.10萬元。2018年和2019年,利柏特營業收入同比增速分別為33.40%和4.87%。

          同期,利柏特實現凈利潤5972.94萬元、8551.55萬元、10569.22萬元及3053.43萬元。2018年和2019年,利柏特凈利潤同比增速分別為43.17%和23.59%。

          可見,2019年,利柏特營業收入和凈利潤增速都出現大幅下滑,尤其是營業收入,2019年增速已下滑至5%以下。

          從盈利質量來看,報告期內,利柏特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分別為7833.53萬元、2613.37萬元、6853.12萬元及5716.17萬元,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凈額與凈利潤的差值分別為1860.59萬元、-5938.18萬元、-3716.1萬元和2662.74萬元,尤其是2018年和2019年,利柏特凈利潤與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數值差距較大。

          對比來看,2017-2019年,盡管利柏特營收和凈利潤規模在不斷增長,但其盈利質量并不理想,高額的凈利潤也僅是賬面數字而已,并沒有為利柏特帶來相應的現金流入。

          發審委顯然也關注到這一異常。在反饋意見中,利柏特被明確要求說明報告期內凈利潤和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差異較大的原因;補充說明報告期各類現金流量的主要構成和變動是否與實際業務的發生一致,是否與相關會計科目的核算相互勾稽;進一步對比分析并披露各報告期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與凈利潤產生較大差異的具體原因及合理性。

          可惜,對比更新前后的兩版招股說明書發現,利柏特似乎并沒有給出更有力的解釋,投資者將不得不對這一異常保持警惕。

          股權轉讓疑點重重

          清晰透明的股權是一家公司穩健發展的重要基石,但從歷史情況來看,利柏特發展過程中的股權轉讓情況卻“疑點重重”。

          招股說明書顯示,2010年4月,東僑國際將其持有的利柏特有限5%的股份轉讓給華瑞投資,股權轉讓價款為150萬元。隨后,2010年9月,利柏特投資將其持有利柏特有限10%的股權轉讓給中核二三,股權轉讓價款為2950萬元。

          對比來看,兩次相隔僅為5個月的股權轉讓,價格差距卻異常的大,甚至高達近10倍。疑點由此出現,如此大的差異是否合理?

          而高價購買股權的中核二三與利柏特的關系也不一般。據招股說明書披露,利柏特實際控制人沈斌強曾于2008年3月至2015年11月任職于中核二三蘇州分公司,并擔任該分公司負責人。

          對此,發審會也提出質疑,要求利柏特說明:發行人實際控制人沈斌強曾擔任中核二三蘇州分公司負責人的背景及原因,認定該企業不屬于發行人競爭對手的理由是否充分,沈斌同時在兩公司任職是否違反《公司法》相關規定;發行人與中核二三之間的關聯交易是否公允、程序是否合規,主營業務相關技術或技術人員是否來源于中核二三,中核二三是否為發行人獲取業務訂單提供過幫助,是否影響利柏特獨立性。

          供應商背后的糊涂賬

          據招股說明書披露,利柏特的供應商主要分兩類:分包供應商和原材料供應商。從前五大供應商交易金額來看,報告期各期,利柏特向前五大供應商的采購額分別為20155.84萬元、12173.56萬元、13223.59萬元及6043.36萬元,在采購總額中的占比分別為33.15%、18%、18.87%和16.94%??梢?,報告期內,利柏特對前五大供應商的采購金額及采購占比均呈下滑趨勢。

          細看報告期內進入前五大供應商名單中的公司可以發現,有一些公司剛成立不久即成為利柏特的主要供應商。例如,2017年前五大供應商名單中,有3家公司均在2016年成立:四川疊峰建設工程有限公司(下稱“四川疊峰”)于2016年6月12日成立,綿陽高德建筑勞務有限公司(下稱“綿陽高德”)于2016年4月5日成立,四川安信美建設工程有限公司(下稱“四川安信”)于2016年4月7日成立。也就是說,在這三家公司成立的次年,利柏特向這三家公司的采購額分別高達6521.32萬元、5304.64萬元、2158.29萬元的分包采購,即當年分包采購的44.38%來自這三家剛成立一年的公司。

          但到2018年,利柏特向上述供應商的采購金額即出現大幅下滑。2018年,利柏特向四川疊峰的采購額下滑至2535.46萬元,同比大幅下滑61.12%。而綿陽高德、四川安信則跌出前五大供應商名單。也就是說2018年,利柏特對這兩家公司的采購額均不足1505.10萬元。

          到2020年1-6月,利柏特前五大供應商名單中,再次出現了剛成立的“新人”——中鋼供應鏈管理(寧波)有限公司。中鋼供應鏈管理(寧波)有限公司于2019年6月6日成立,是利柏特的原材料供應商,2020年1-6月,利柏特向這家“新”公司的采購額達到939.85萬元。

          除此之外,在2020年上半年的前五大供應商名單中,還有一家特殊供應商——江蘇省安發工程技術有限公司(下稱“江蘇安發”),其控股股東郁海仁曾是利柏特的股東。招股說明書顯示,報告期內,郁海仁持有江蘇安發97.2%的股份。2016年9月,利柏特增發4771萬股,增資后,郁海仁持有利柏特120萬股股份,占總股本的比例為0.36%;但僅僅一年后,2017年10月,郁海仁將其股份以2.48元/股轉讓至利柏特投資股東及公司員工的持股平臺——興利合伙,自此不再持有利柏特股份。

          顯然,發審委也關注到了利柏特供應商所存在的上述問題。發審會上,發審委要求利柏特說明:部分剛成立不久即成為發行人主要供應商或初次合作即成為發行人主要供應商的原因和合理性;主要分包商江蘇省安發工程技術有限公司的實際控制人入股發行人價格的公允性,轉讓股權的原因,轉讓股權后是否間接持有發行人股份,該分包商與發行人報告期項目合作的具體情況,分包價格與其他供應商相比是否具有公允性。

          下一篇:鐵建重工:采購和銷售相關數據前后矛盾 信披準確性成無本之末
          五月天黄色网站,欧美日韩,最新国自产拍在线播放,久热香蕉在线视频免费,在线看亚洲十八禁网站